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辜居一的博客

辜居一网上艺术作品展和谈艺录

 
 
 

日志

 
 
 
 

在《木石艺痕——赖少其版画回顾及文献史料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11-19 22:38:47|  分类: 艺术讨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31118日下午1610分至16时25

      地点: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

 

      大家下午好。

      很感谢研讨会主持人給我这次发言的机会。

      首先,请允许我转达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的老一辈版画家、在职的版画系教职员工和版画系同学对《木石艺痕——赖少其版画回顾及文献史料展》在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隆重举行表示热烈祝贺的心情与口信,并向安徽的老一辈版画家、向到会的专家与学者、向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的员工们问好。

       今天上午,艺术馆的同志专门向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孟云生副院长和我详细介绍了此次展览的全部展品。我看完此次反映赖少其版画艺术成就展览的“烽火木痕——1930-40年代木刻”、“开拓创新——1950-70年代版画”、“历史回顾——珍贵文献史料”、“继往开来——安徽现当代版画”共四部分内容之后,个人总的体会是:赖少其在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安徽现当代版画的发展过程中,被鲁迅称为“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被安徽美术界称为“新徽派美术”的卓越代表与举旗人、被中国美术界授予多项荣衔都是当之无愧的。在现代中国版画史上,他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由于会议发言时间有限,我简要的再谈四点具体的观展心得:

       第一点观展心得:有两张版画可视为赖少其在上世纪30-40年代的代表作。

       第一幅版画作品是20岁的赖少其在当年创作的《静物》,腾空而起的烛光、有鲁迅头像的墨水瓶、羽毛笔和翻开的书本都是与黑暗势力进行文化战斗的四把利器,通过三棱刀和园口刀的利落刻画,赖少其把画面的黑、白、灰关系构成的很有艺术意境。如果我们用现在的版画专业眼光来观看,我相信看过这幅作品的观众都会给予好评。

       通过阅读文献,我们都可以知道:上世纪30年代,年青的赖少其在广州市美术学校求学期间,对版画产生浓厚兴趣。当时,他还积极投身于鲁迅所倡导的“中国新兴木刻运动”,成为了广州“现代版画创作研究会” 的主要骨干。他以木刻刀为武器,创作了一批反映现实生活、揭露社会黑暗面的版画作品,在他寄版画作品向鲁迅请教的信件交往过程中,鲁迅給他以七封复信(其中五封得以保存至今),不断用做好宏伟事业一木一石的要求鼓励他,使他后来不断成长为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第一代青年木刻家之中的最有成就者。

       第二幅版画作品是他1939年创作的《抗日门神》,从他在上世纪30年代发表的创作体会中,我们可以了解他是如何进行这次吸收中国民间版画元素的新创作的,这幅作品呼应了当时中国北方的“延安版画”去除脸上阴影、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画风。同时也展示了在鲁迅逝世后,赖少其秉承其战斗精神,并积极在中国南方投身抗日救亡运动,继续创作了一批抗日题材的版画作品的成果。从这幅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在艺术追求方面已不满足于早期单纯借鉴西欧的“表现主义”画风,而开始了深入研究融合东亚的日本版画和中国古代木刻年画的新阶段。

       在这次新展出的文献中,我注意到赖少其对日本的版画教程进行了翻译和介绍工作,我还向他的长女赖晓峰了解了他当年很艰苦的翻译过程。同时,我也看到他在上世纪30年代就把木刻与政治、木刻的艺术内涵、木刻与大众的关系、外国(主要是英、法、德、日、前苏联)的版画与中国版画的关系讲的很清楚,说明他很早就很透彻地理解了许多版画的问题。例如他当年就指出“受大众欢迎的,不是木刻本身,而是木刻所给予的内在意识”。“自己有好的东西我们要拿来用,人家有好的东西我们应该去学,把两者的好处结合起来才算聪明,愿大家这样,现代中国的木刻就有希望了”。“大众化并不是要取消艺术,大众化是手段,动人的是艺术”等等。


                   在《木石艺痕——赖少其版画回顾及文献史料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好好阳光 - 辜居一的博客
 
        第二点观展心得:赖少其在物质条件很艰苦的环境中,启动“新徽派版画”活动和带队创作大幅套色木刻确实精神可嘉。

        据文献介绍:经历过战争、坐过敌方监狱、建国后在上海工作过7年的赖少其因直谏而受委屈,从而于1959年底被调到安徽工作。他不消沉,却以此为其艺术上的一个新的发展契机,以负责为人民大会堂安徽厅作室内布置为着力点,开始潜心研究古代徽派版画,搜集古代版画资料,整理出版《套版简帖》,在有了丰富的艺术积累之后,他与一批安徽版画家集体创作了《黄山后海》、《金色的秋天》等大型套色木刻版画。这些被同行们誉为“新徽派版画”的作品融民间木刻、国画诗意、西洋用色等技法于一体,很大度、很雍容。达到了赖少其自己开创“新徽派版画”时要“既古色古香,又今色今香”的构想。

      我们现在从事版画专业创作的人员都有体会:要创作大幅的套色木刻作品,在现代条件下也是一项非常不容易的工程,何况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那种物质条件很艰苦的环境中。

       从社会影响来看,这些作品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当年组织者的工作能力和安徽老一辈版画家的团队精神。例如,政府力、物力的大力支持,安徽著名的版画家们集中作初稿,刻版与印刷都有具体的分工。在艺术方向上,体现了执政党的文艺方针以及当时美术创作要注意“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的风尚。充分表现了安徽的光以及当时建的新气象、新面貌,时代特征很明。

        从艺术格特征来看 ,“新徽派版画”突出体了中国传统版画以线主要表手段的特征 ,完整饱满 ,很少留大的空白 ,基本安徽铁画的用线技法为主来造型取势,强调诗情画意而配以词文和印章 ,讲究画面的装效果。

        在艺术表现方法上来看,“新徽派版画”传承并发扬了传统徽派版画精雕细镂的秀美线格,有厚重丰富的色彩 、气磅礴的空间 、淳朴稚拙的人物造型以及烈的生活气息 ,传统徽派版画巧柔和的格形成了明的比。“新徽派版画”虽然也吸收代画像石、漆画和法国“印象派”色彩的豪放、厚和斑斓等特点, 但还是具有郁的传统徽派版画特色。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从此次展出的赖少其版画文献史料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不是到了上世纪50年代,赖少其才作为文艺方面的领导干部来喊艺术创作要注意“民族风格”的探索,而是从30年代到80年代的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他是一以贯之地在用自己几百张版画的辛勤艺术实践来研究吸收外国版画长处和中国版画艺术如何继承与创新的问题。

        第三点观展心得:赖少其对安徽现当代版画的发展有重要和长远的影响。

       从此次展览的第三、四部分内容可以看出,赖少其在安徽转战和任职宣传与文艺部门工作有二十多年,他对安徽现当代版画的发展有重要和长远的影响。

        此次安徽现当代的67幅参展版画作品都以“立足皖山徽水、依托徽学底承徽派文脉、造徽式境”为共识,全面展现了木版、网版、版、合版、数码版代版画所有式,这批作品都是既体现了当代安徽的文化特色,又能表个人艺术风格的佳作。

       这次我能看到郑震、师松龄等安徽元老代版画家的参展原作,还是有与过去多次看印刷品完全不同的感受。画面中有一种很纯真地表现社会生活的精神和技巧。虽然一些老版画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们的艺术精神与作品是永生的。

       安徽中生代著名女版画家班苓等人的作品也继承了前辈版画家们不断从民间艺术形式当中汲取养料的创作手法, 有“改革开放”以后借鉴中外艺术优秀基因的意味。有传统徽派版画“工不厌密”的特点。看到当年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生郑小焰、谢海洋等安徽同学的版画原作在此展出,也让我感到很高兴。

        前些年,我看到黄山学院的一批学生成立了安徽第一家自筹资金的黄山版画院的事迹和充满勃勃生机的作品也折射出“新徽派版画”新生代的团队力量,我现在还经常从网上看他们的博客,一些图文非常感人。

       第四点观展心得:赖少其与在国立艺专、浙江美院和中国美院任教过的名师们交谊很好,这也是他之所以后来在中国书画方面能登上高峰的重要因素之一。

       赖少其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只是就他的版画艺术成就进行研讨。但是,我作为应邀与中国美术学院孟云生副院长到会的版画教师,还有一点题外的心得愿与大家分享:赖少其与在国立艺专、浙江美院和中国美院任教过的名师们交谊很好,这也是他之所以后来在中国书画方面能登上高峰的重要因素之一。

        他保护林风眠躲过“反右派”一劫,他与黄宾虹的画艺同出黄山,他聘潘天寿为上海中国画院外聘画师,他与莫朴、肖峰共同转战江南后又合力推动新中国美术事业等等事迹,都说明他确实为中国美术的发展做了很多工作,尽了很大力量,在前辈同行中有很好的口碑。

 

       因为规定发言时间的关系,其他话题我就不能再展开深谈了,例如《赖少其版画文献集》展示的最近发掘的史料,就是熠熠生辉的宝藏,就有很多值得研究的题目。我为我们版画系2010届毕业生、现任安徽美术出版社编辑刘园能参加《赖少其版画文献集》的大量工作而感到欣喜。我相信以后还可以再以论文等形式来研究和纪念赖少其的艺术成就。目前,这本版画文献集的文字部分只收录到赖少其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的文献,期待着以后出版的文献集能把他50年代以后关于版画的文献再汇编完备。

        在纪念林风眠诞辰110周年学术研讨会向海内外征集论文的过程中,由于我写的是研究林风眠与上海版画界人士交往的史料,其中特别介绍了林风眠与赖少其交往的经历。结果论文有如神助,很荣幸地在大量征文中通过多次评选而入选纪念研讨会的文集,所以,我在这里也要借合肥赖少其纪念馆的宝地,向赖少其的在天之灵表达感恩之意。

       衷心祝愿“新徽派版画”和合肥赖少其艺术馆不断取得新的发展。

       如果我的发言中有不当之处,敬请各位指教。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