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辜居一的博客

辜居一网上艺术作品展和谈艺录

 
 
 

日志

 
 
 
 

论文《研读和思考林风眠与上海版画界人士交往的几则史料》(节选二)  

2010-12-02 18:18:10|  分类: 艺术讨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本之三是陈迹和王璜生(王石)在《文艺报》2000727发表的《关于一八艺社的几个问题》的考证和推测:

 

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4月《一八艺社纪念集》刊有《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画册》缩印样,打开第93页,我们可以看到,画册封面上用美术字清楚地印着“一八艺社 1931年习作展览会画册”,并没有“西湖”两字。而扉页林风眠的题字,从右到左竖排,分为四行,第一行为“西湖国立艺专”字样,位置最高;第二、第三行位置略低,是 “一八艺社一九三一年习作展览会画册”字样;最后一行是林风眠署款,位置最低。“西湖国立艺专”只是林风眠所主持艺专的名称,中间两行“一八艺社1931年习作展览会画册”则很清楚地是指“一八艺社”,而非“西湖一八艺社”,因此而使画册没能在展览场上散发,似乎难成理由。陈广(卓坤)、卢鸿基《一八艺社始末》称“上海一八艺社则认为特刊封面题作《西湖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违反了一八艺社分裂出来、并已成为左翼美术社团的宗旨,而没有参加本次展出”。也因此而显得甚为牵强。一般来说,印画刊在前,看画刊在后,如果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与杭州“一八艺社”共同策划了这一次展览,那么,就算上海“一八艺社”诸位因画册上有“西湖” 字样而没有参加展出,但画册里还是应该有他们的作品。然而,《一八艺社一九三一年习作展览会画册》里所刊画作均为杭州艺专“一八艺社”社员作品。所以,我们认为,当时的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与杭州“一八艺社” 由于某些原因,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这次展览本来就是杭州“一八艺社”单独筹办的展览,这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之一。另一较合理的解释是因为林风眠的题字,并且因为林风眠题字的第一行有“西湖国立艺专”字样。林风眠是西湖国立艺专的校长,而上海“一八艺社” 的骨干大多是被西湖国立艺专开除或勒令退学的学生,他们根本就不愿意看到西湖国立艺专的校长林风眠在画册上的题字,而且,题为西湖国立艺专的“一八艺社”,那么上海的“一八艺社”呢?

 

版本之四是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在其正式网站上公布的关于“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的史料,其中提供了关于与林风眠为《一八艺社一九三一年习作展览会画册》题字有关展览参展人员的名单:

 

(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是“中国左翼美术联盟”领导下成立的第一个重要美术团体,19399月成立。所址设在上海市虹口的江湾路。

原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的进步学生美术团体“一八艺社”于19291月成立,负责人张眺(又名张鹤眺、耶林等)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并责令解散一八艺社。该社社员胡以撰(胡一川)、姚馥、于海(又名于玉梅、于寄愚、余润汉)、陈卓坤(陈广)、陈耀唐(又名陈铁耕、陈克白)、顾鸿干等,或者被开除学籍,或被迫退学,因而转移上海。张眺于19303月出狱后也来到上海,联合上海的进步青年版画作者周熙(又名周介福、江丰)以及留法学习美术归国在沪的蒋海澄(即后来成为著名诗人的艾青)等(他们都是中国左翼美术联盟的成员)。组成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该研究所成立后,即于193161115日,通过鲁迅的关系,由日本友人内山完造介绍,在上海市虹口的哈尔滨路1号的日本《每日新闻》社楼上,举行《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展出原杭州一八艺社和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成员王肇民、汪占菲(又名汪占辉)、李可染、沈福文、季春丹(又名季春岛、力扬)、周佩华、姚馥、许士镛、陶思瑾(女、陶元庆的妹妹)、陈瑗(女)、陈得拉、陈汉奇、张伯埙、黄显之、刘梦莹(女)、刘志任、卢隐等十八人的作品,展品除油画、雕塑、中国画、图案装饰画外,引人注目的有新兴木刻版画……。

 

“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在展出的同时,编辑出版了《一八艺社1931年习作展览会画册》,这是中国新兴版画史上第一本刊有新兴木刻版画的画集,鲁迅为此画册题写了《小引》……。

 

版本之五是原载《美术史论》1985年第2期,1988年修改后发表在郑朝和金尚义编,浙江美术学院出版社199010月出版的《林风眠论》一书的《林风眠早期的绘画艺术》一文。在此文中,郑朝先生记载了老画家(林文铮)[3]谈林风眠与一八艺社的文字:

 

“在杭州他的学院里出现了中国最早的左翼美术社团——‘一八艺社’,起初他是导师,当趋向左倾后他又不安了。对鲁迅那篇著名的《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小引》,他是惶惶然的。“

 

版本之六是当时的“一八艺社”社员力扬(季春岛、季春丹)在193910月《七月》第四集第三期第141页发表的《鲁迅与一八艺社》一文中的回忆文字:

 

特刊印出, 被院方看到后,院长林风眠先生召集我们几个负责人——有胡一川,夏朋,刘梦莹在内——去谈话。他要我们把鲁迅先生的小引撕去后再发散,并且说:

“我和鲁迅是好朋友,对他也很佩服的,但是……”,他底声音有些颤抖了。

我们以刊物已经发出,无法撕去为辞,他也就只好作罢了。

 

版本之七是林风眠在“文革”期间写的自传材料:

 

记得木刻社曾到上海开木刻创作展览会,当时鲁迅先生曾为木刻写了一篇介绍文章,此事是张彭年[4]来和我说的,并说他已经禁止散发,我没有亲眼看到这篇文章。


还有一份资料,虽然与《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画册》没有直接关系,但我觉得十分重要。这就是时任中国左翼文化运动的中共领导者,后来长期从事新中国文艺界领导工作的周扬 [5]生前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继承和发扬左翼文化运动的革命传统——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讲话》一文,其中回忆并评价了上世纪30年代包括林风眠在内的一批文艺界人士的历史功绩:

 

作为左翼文化的同盟军和战友,我们可以举出以下的许多有声望有影响的文化界人士和作家、艺术家:蔡元培、马相伯、胡愈之、邹韬奋、陶行知、陈望道、吴承仕、范文澜、闻一多、朱自清、巴金、曹禺、老舍、郑振铎、叶圣陶、王统照、许地山、曹靖华、周信芳、欧阳予倩、徐悲鸿、林风眠、司徒乔、赵元任、黄自、孙师毅、蔡楚生、史东山、应云卫、袁牧之等等,他们都曾同我们党和党所领导的左翼文化运动有过交往,很多人都是我们的战友,有的人,如郑振铎、叶圣陶、王统照等,由于当时党争取合法的政策,没有吸收他们公开参加左翼文化团体。有的人当时是秘密党员或后来参加了党,他们对我国进步文化和文艺运动都是有贡献的。

 

根据上述史料和有关学术论文,尽管当事人和专家由于事件发生的年代久远、资料有限等原因在叙述和推测个别问题时有些出入,如画集是否散发?上海的“一八艺社”社员是否参展?林风眠对此次展览的作用如何?等等。但我个人还是初步认为:林风眠在“文革”期间写的自传材料、周扬在1980年的讲话、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4月出版的《一八艺社纪念集》、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2006年在其正式网站上公布的关于“上海一八艺社研究所”的史料都可以作为还原历史真实面貌的主要依据。同时也可以说明林风眠当年在国内美术界的影响及其与上海版画界交往的情况,林风眠当时在校内提倡成立艺术社团,为“一八艺社”的成立和赴沪展览给予某种程度的默许和资助,尽力减少当局压制而保护进步师生的举动还是值得正面肯定的。

 

 


        [ 附注: 在林风眠诞辰110周年纪念国际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教授在宝贵的十五分钟发言时间里,专门谈到他发表在此次会议论文集里的论文有需要编辑勘误之处。我也觉得为了使论文集中自己的论文有一个校对的版本,我节选了部分内容发表在个人博客中。如论文集中的文字、字体方面与此节选文字有出入,请以此发表的节选文字为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4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