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辜居一的博客

辜居一网上艺术作品展和谈艺录

 
 
 

日志

 
 
 
 

父亲与我的一段艺术历程  

2007-01-16 00:03:31|  分类: 艺术与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16日,是我父亲的忌日。到今年,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
    父亲辜石如祖籍是广东潮安,最后的工作岗位是江西省政协驻会常委。他一生在海内外有多少足迹?我难以计数。但他在我的艺术道路上留下脚印却让我永远怀念。
    在我的记忆中,1965年以前,父亲在周末常用当时的“高档家私”自行车送我去少年宫美术组学习。
    因为我父母的姻缘是国立艺专1933级的老前辈齐宪摸先生牵线搭桥,所以我从小常在父母的带领下,抱几幅涂鸦之作去百花洲旁的一幢私人别墅,接受齐伯伯和同是国立艺专1935级的老前辈杨信昭妈妈的鼓励。父亲和齐氏夫妇无论彼此境遇如何,终身都有很好的私谊。
    在“文革”期间,我的主要美术养料来自于父亲帮我订阅和购买的《浙江工农兵画报》和我自己用零用钱买的一些连环画。
    1977年底,父亲来到我正在插队务农的县城水利大会战工地上找我并带我回省城参加浙江美术学院入学考试后的体格复检。不久,当得知我被美院录取之后,父亲陪我向插队落户期间时照顾我的乡亲们告别时,他喝米酒也喝得有些微醉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喝酒有醉意。
    我的大学学业和生活是靠父亲和全家倾力相助完成的。
    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在省城的师范大学任教,也得到了父亲的广东籍朋友,时任省美协主席的康庄教授的扶持。
    父亲性格温和、持重内敛、处下不争,不仅难得求人还乐于助人。这使他在国内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均未失误并以完整的清廉之身辞世。他写过许多文稿和诗篇,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有较多的文史哲藏书,其中人物传记、美学和一些名著与诗集十分吸引我。他在文化界、高校和统战部门工作的人和事也是我非常宝贵的无字书:省城内的辛亥革命老人、老红军、老八路和新四军、各级干部、民主人士、工商巨贾、侨领、梨园名角、画坛高手、高级知识分子、教长高僧、原国民党将领、媒体主笔等等人物的经历包罗了世间万象,给我长了不少见识。
    “父母在,不远游”是古训,但为了让我有更专业的艺术环境,父亲和全家都支持我回归美院。父亲亲自陪我向他的老友、省城的师范大学校长兼省侨联负责人李佛铨教授婉谢留下另有任用之意,让我重返母校。结果,陆续从岗位上退下来的父母只能靠我的姐妹加以照料。
    父亲从未在美术专业技术上干预我的思路和取向,有的是理解和帮助。我少年至中年的艺术历程都有他的关注。
    2002年1月14日,久阴的天空出现了一缕阳光照在已患重病的父亲床前,父亲支撑起身体把我和家人招呼到他身边,他感谢我们对他的关心,对家人说了一些交代的话,对我的期望是“写好书,画好画”。不久,病魔使他陷入了昏迷状态。两天之后,他与我和家人永别。
    虽然父亲的生命和在我的艺术之路上伴随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我仍然觉得他的生命、他给予我的一些非物质遗产以及我和家人对他的感情是无限的。因此,2004年我编辑的一部名为《有限与无限》的DV纪实短片和今天的短文就是敬献给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